行吟游子

大麦粥香
每日清晨和黄昏,无论身处城市或乡村,总能听到“北方大馍,老面馒头”的叫卖声,通过电动喇叭,从远处传来,带着北方口音...
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
10
2010/11

大麦粥香

SAVE_20180924_185905.jpeg
每日清晨和黄昏,无论身处城市或乡村,总能听到“北方大馍,老面馒头”的叫卖声,通过电动喇叭,从远处传来,带着北方口音,消失在江南的天宇,令人一阵烦噪。让人疑惑,我是在江南,还是身处北方?不免回忆起那些年,年迈的老嬷嬷,肩挑竹篮,缓缓走在青石板路上,吆喝着“卖油炸豆腐干噢——”,声音悠长而绵远,如一曲动听的歌谣,穿透黄昏。乡音在耳,那一刻,你无论身心如何疲惫,都会瞬间得以慰藉。买上几块,和着大麦粥,于炎热夏日的黄昏,借着些许清风,是何等的惬意。
夏日清凉的早晨,从自家的腌菜缸里,取出适量浸泡一夜的豇豆,切成颗状,清炒几分钟,碧绿的臭豇豆散发着独特的香味,勾起你强烈的食欲。舀一碗热腾腾地大麦粥,黄澄澄,泛着少许红色光泽,闻一闻,清香阵阵,沁人心脾。两种丹阳独有的美食,堪称黄金搭档,清香、甘醇、温和,略略一些涩爽。和着就食,不啻天下美味。而或,临近中午,半日劳作归来汗流浃背,猛喝上一碗凉凉的稀薄的大麦粥,立时暑意消散周身舒畅。任什么可乐汽水,绿茶消夏,皆逊一筹。而冬日里,习惯加些山芋,或是扁扁的米粉团子,多一些色,增一份味,更能耐饥驱寒。
大麦粥稀薄干稠应时而变,做法其实很简单。选取本地的大麦或是元大麦研磨成粉,称之大麦粯,取一碗清水,加入两小勺大麦粯调匀,当白粥煮开时,一边用勺搅拌,一边缓缓注入。而后切少许食用碱撒在粥中,当粥色渐渐泛黄时,便可食用。它不仅是家常食物,据载,它还具有平胃止渴,消渴除热,益气调中,化谷食之功效。
食不裹腹的年代,丹阳人与命运抗挣,大麦粥是家家户户的主食。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,途经丹阳,适逢丹阳水涝欠收。地方官员一时财政拮据,上贡大麦粥以迎御驾,暗承为民请命之意。乾隆一路山珍海味而来,偶喝大麦粥,不觉大呼叫好。又遇大运河水位高涨湍急,南巡船队暂时无法离去,无奈之下,皇帝和随行人员喝了三日大麦粥,最终饥肠辘辘。待到船队驶离时,乾隆帝感叹,丹阳真难过,幸好还有大麦粥渡命。一语双关,一则船队为水阻滞“真难过”,另则丹阳县穷百姓日子“真难过”。流传至今,变成“丹阳人,大麦粥命。”
现如今,大麦粥已非赖以生存的主食。漫步丹阳的大街小巷,无论是深巷简陋的面店,还是闹市灯火辉煌的酒店,你都能闻到大麦粥的清香。那碗清香已成为酒足饭饱后锦上添花的点缀,以及丹阳人难以割舍的文化传承。
每每在外的亲友,总会捎信归来,带上几斤大麦粯,希望能 在远离故土的异乡,喝上一碗,慰藉浓浓的思乡之情。如果说,那一道浅浅的海峡曾是宝岛外省人无法忘却的乡愁;那么一碗清香扑鼻的大麦粥,则是丹阳游子魂牵梦萦永远的乡愁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0th, 2018 at 10:10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